当前位置: 澳门星际官网 > www.90011.com > 正文

泽田克郎:柯召:予你一把钥匙

时间:2018-12-25 03:20来源:www.90011.com
古人有诗云: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柯召曾经引用这首小诗,来总结自己做学问的心得。 (1910年4月12日~2002年11月8日),字惠棠,浙

  古人有诗云:“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柯召曾经引用这首小诗,来总结自己做学问的心得。

  (1910年4月12日~2002年11月8日),字惠棠,浙江温岭人。柯召在数论、代数、组合论等领域有突出成就。其研究不定方程卡特兰问题的结果与方法,被称为“柯氏定理”与“柯氏方法”;与国外数学家爱尔特希及拉多合作的研究成果组合论中有限集交集计数问题的结论,被看做里程碑式的成果,1955年被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拿破仑说:“一个国家只有数学蓬勃发展,才能表现它的国力强盛。”培根说:“数学是科学的大门和钥匙。”

  生前写给《数坛英豪》的序中,柯召引用了这两句话。他写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造就更多精通数学的人才,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掌握数学这把打开科学大门的钥匙。”

  作为一名学者,他找到了这把钥匙;作为一名教育家,他付出毕生努力,指导学生寻找这把钥匙。

  “文革”时期被判成“资”字头的柯召其实家境并不富裕。父亲是布店店员,母亲是家庭妇女。柯召是长子,下有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家中收入平平,仅可度日。但是温岭有着浓厚的文化传统,当地人都十分重视孩子的教育。

  柯召5岁时,父亲便开始教他读书识字,训教十分严格,随后送他到宗文高等小学校就读。

  小学时柯召对传统文化知识和科学知识都有很浓厚的兴趣,成绩很好。课余喜欢下围棋,虽无名师指导,但由于勤动脑筋,在实践中摸索,他进步很快,棋风极具个性:灵活多变,不拘泥惯例,哪怕只有一线希望,必定“拼杀”到底。

  柯召后进入安定中学就读,这所名噪一时的中学培养了文坛巨匠茅盾、著名史学家范文澜、漫画家华君武等。假日里,同学们去远足旅行,对柯召来说,做数学题才是最好的休闲娱乐。

  1926年,柯召考入厦门大学预科,当时,正好陈嘉庚先生聘请数学家姜立夫来厦大任教。柯召十分希望能够成为姜立夫的学生,但不巧的是,姜立夫在1927年暑期离开厦大返回南开。对此,柯召多少有一些失望。

  但命运女神眷顾这个天资聪颖的少年,他遇到了刚从国外归来的杨武之。杨武之是中国凭数论研究而成为博士的第一人,是将柯召引上学术道路、使其成才的第一位导师。天分出众的柯召受到杨武之的重视,在他的启蒙下,柯召对数论产生了浓厚兴趣,对他后来研究方向的选择有深远影响。

  1929年,杨武之前往清华担任数学系教授。柯召读完二年级本科后,决定追随杨武之就读清华。1931年,他通过考试转学到清华大学算学系三年级。

  转学到清华对于柯召来说十分不易。一方面考试极为严格,另一方面对于家境清贫的他来说筹集学费也相当困难。为了筹措学费路费,他去往浙江海门东山中学教了一年数学,靠取得的微薄收入,打点行囊,一路风尘奔向清华。到达时,兜里只剩几块大洋而已。

  20世纪30年代,中国数学界以清华大学算学系的阵容最为强大。柯召入学时,除了杨武之,还有熊庆来、孙光远、郑桐荪等名师。

  算学系的同学中,后来出了不少数学大家。和柯召一起听课的有陈省身、华罗庚、吴大任和许宝騄。陈省身曾经回忆说,“我们时常往来,上同样的课,那是很愉快的一段学生生活。”

  1933年,柯召在杨武之指导下完成数论研究的毕业论文,以优异成绩毕业。当时,清华大学的淘汰率非常高,和柯召同期毕业的只有许宝騄。二人皆是从三年级转学而来,而同届从一年级入学的同学不是留级便是淘汰了。

  实际上,柯召的毕业也有些“侥幸”。当时清华大学的体育课由著名的马约翰教授严格把关,游泳不及格是绝对不能毕业的。柯召不爱运动,更不会游泳,这一关要闯几乎必败。幸运的是,他转学过来时已是三年级,不必再修体育。

  1935年柯召去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数学家莫德尔。一见面,莫德尔问了柯召三个问题:读过些什么数论方面的书?研究过什么问题,有何结果?学过哪些外国语言?

  柯召一一作答,并把在清华期间的毕业论文拿给莫德尔看,莫德尔看后非常高兴,亲自带着柯召去办理注册入学手续。

  入学后,莫德尔给柯召的第一个课题是“闵可夫斯基猜想”。为了避免先入为主,他并没有谈自己的意见,只是要求柯召独立思考,两周后再去见他。

  莫德尔问柯召有没有进展,柯召老实回答“毫无办法”。“这个问题我搞了三年都还没有解决呢。”莫德尔笑笑,“年轻人思想活跃,有时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听到这些,柯召内心的不安感顿时消失,他明白:“老师这些话很有道理,虽然我没有解决这个难题,但是有了攻克难题的信心。”谈话最后,莫德尔对柯召说,“你回去自己找个题目做做”。

  两个月后,柯召完成题为《关于表二次型为线性型平方和的问题》的论文。莫德尔评价甚高,特意安排柯召参加伦敦数学会并作报告。之前,还没有一个中国人登上伦敦数学会的讲台,年轻的柯召一亮相,就得到了广泛的关注。

  著名数学家哈代听完他的报告后跑上台去和柯召握手,对他说:“在我们的报告会上宣读论文的外国学者中,你是最年轻的一位。讲得好,祝贺你!”

  “七七事变”后,华北华中许多高校内迁,诸多学者共赴国难,为保存延续中华民族教育血脉贡献己力。在英国期间,柯召一直关注着国内局势,与国内的老师同学保持密切联系。

  1938年,柯召决定回国,用自己所学报效祖国。莫德尔一再挽留,同学爱尔特希一路送至伦敦登船,“柯,你再考虑考虑,留下来吧!”

  是年7月,柯召返回祖国。虽然他更乐意返回母校,走进西南联合大学,但从大局考虑,他选择去了当时人才匮乏的四川大学。也许他不能料想到,此后60年,都会在川大度过。

  1939年7月,29岁的柯召担任川大数学系主任,9月的新学期是在峨眉山上开始的。重重困境里,柯召重抓师资建设与科学研究。

  柯召主持的川大数学系,在重视传承知识教育的基础上,对教学内容作了充实调整,让学生及早接触前沿数学知识。同时,他十分重视培养学生的研究能力,其中一个重要做法就是开设“专题研究课”,师生进行自由讨论。

  峨眉山夜色如水,常有阵阵京剧唱腔飘过。唱段内容要么是诸葛亮匡复汉室,要么是岳飞、文天祥抵御外侮,师生用这种方式抒发自己的爱国情怀。苍凉的歌声背景,是柯召手边流淌的京胡声。峨眉山上的生活虽然艰苦,但师生朝夕为伴,一起做学问,生活可谓充实。

  柯召说:“我尽力把自己的知识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年轻的同志,即使是研究问题中的一些中间成果或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我也及时告诉他们。”

  对于刚入门的学生,柯召总是先选定一些研究题目,由他带头和大家一起讨论。当解决办法初露端倪,柯召就退出来,放手让年轻人自己做。这样做的效果非常显著,很快,四川大学的青年教师们就能独立工作,作出成果发表论文。

  受柯召的影响,从峨眉山时期开始,数论便逐渐成为四川大学数学系的特色学科之一,延续至今。

  古人有诗云:“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柯召曾经引用这首小诗来总结自己做学问的心得,“我的一些数学结果,是在晨起时,或者午睡醒来时偶然得出的。或者说,是突然得到的,似有灵感。这种情形,进行科学研究工作常能遇到。只要努力总会有收获。所谓灵感,是踏遍的结果。”

  对此,柯召引用清代袁枚的诗加以佐证。“但肯寻诗便有诗,灵犀一点是吾师。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主要在但肯二字上,解用二字也颇值得玩味。但解用亦植根于但肯。不肯下工夫,终一事无成。”

  正是源于对数学的浓厚兴趣以及不懈追求,柯召才得以获得了那把科学大门的钥匙。

  很长时间里,柯召有个改不了的习惯:上街一定先逛书店。周末一家人到成都著名的商业街春熙路去,夫人女儿去逛街,自己就一头扎进书店。一次,大家约好中午十二点碰头吃饭,但夫人女儿在餐馆等到一点钟也没见着柯召。找到书店去,看书入迷的柯召早已把午餐的事抛到九霄之外,夫人不无埋怨地说他“心被魔鬼叼走了”。柯召呵呵一笑。

  柯召曾将荀子《劝学篇》中的名言“无冥冥之志者,无昭昭之明。无惛惛之事者,无赫赫之功”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坚定不移的志向,加上执著专一的努力,点滴积累,方有大成。

  他高节,不畏牢狱,却稀里糊涂地给老蒋祝寿;他孤傲,目空一切,却肯为重获教授聘书向人低头;他坦诚,不设城府,却在谈罢鲁迅的争议之后,藏起锋芒。

编辑:www.90011.com 本文来源:泽田克郎:柯召:予你一把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