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澳门星际官网 > www.90011.com > 正文

袁家骝心中的热土

时间:2019-05-01 08:50来源:www.90011.com
2003年2月19日,北京。低沉的哀乐回荡在八宝山灵堂,在世界物理学界叱咤风云一生的美籍华人、世界著名高能物理学家袁家骝先生一如往常,慈祥地静卧在鲜花丛中。人们望着他那微红

  2003年2月19日,北京。低沉的哀乐回荡在八宝山灵堂,在世界物理学界叱咤风云一生的美籍华人、世界著名高能物理学家袁家骝先生一如往常,慈祥地静卧在鲜花丛中。人们望着他那微红的额头,难以相信,这位物理学泰斗与世长辞了。

  2003年1月8日,是个寒冷却阳光灿烂的日子。我陪同正在北京参加国务院侨办主任会议的天津侨办负责同志,专程到北京协和医院看望住院的袁先生。A级二病房是一间约20平方米的房间,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使房间里明亮而温暖。袁先生仰面躺在床上,白发、苍白的脸庞与洁白的床单浑然一体,在阳光下散发着明晃晃的光芒。护理袁先生的工作人员告诉说,先生精神头挺好,就是神智忽好忽差,曾经是很熟的人他也认不得了。我们走到床前,袁先生努力睁开眼睛,看着我们。工作人员趴在床前告诉说:“袁先生,他们常来看望您,您认识吗?”袁先生用力地睁大眼睛,不点头也不摇头。我轻声地说:“袁先生,我们是天津的,从天津来看望您。”袁先生的眼睛突然亮起来,慢慢地把手从被里伸出来,握住我的手,喃喃地说:“天津来的,天津来的,认识,认识!”最后的两个字很响。“袁先生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这样讲话了。”工作人员奇怪地告诉我们。

  袁先生1912年4月5日生于河南省。他的祖父袁世凯是清朝末年的首席军机大臣、北洋军阀的首领,又是中华民国的第一任正式大总统,还当了83天洪宪皇帝。他3岁时祖父去世了,从此家道中落,之后他随父亲袁克文及全家迁居天津。

  袁家骝小时候天资聪颖,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从小对文化知识有一种特殊的偏爱,13岁入天津教会学校就读。每当在北洋大学就读的舅舅和剑桥博士哈特在一起研究探讨物理和数学的时候,他便在旁十分投入地倾听。袁家骝物理和数学的启蒙得益于舅舅和哈特博士对他的关注和影响。袁家骝的家离海河不远,闲来,他便和舅舅在河边散步,舅舅把深奥的物理学和数学编成生动有趣的话题,讲给他听,天长日久,科学知识的营养像奔流不息的海河水,滋润着袁家骝幼小的心灵,使他对物理学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兴趣,自然科学的瑰丽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在燕京大学期间,袁家骝对刚刚发明的无线电发报技术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常与有着同样爱好的燕大校长司徒雷登共同研讨无线电技艺,还常通过无线电波与国内外同行进行交流。1936年,经过司徒雷登引荐,袁家骝踏上了只身闯美国的旅程。他带着仅有的40美元,乘坐简陋的三等舱,在近20天的航程中,只靠充满腥臭味的咸鱼果腹,连一元一碗的稀饭也舍不得吃。到达目的地时,他体重下降了十几斤,身上只剩下25美元。

  1937年,日本侵华战争爆发,美国加深了对亚洲人特别是对中国人的歧视。他的助学金被取消了。为了继续学业,他试着给加州理工学院寄了一份入学申请。很快,院长密立肯教授亲自回了信,欢迎他到该校享受奖学金学习。密立肯曾因测出电子的带电荷量而获得诺贝尔奖,这位大科学家的惜才之举成就了未来的物理学大师。此后5年,袁家骝靠奖学金和兼作助教继续学业,凭着一股“虎瘦雄心在,人贫志气存”的豪气,他终以优异成绩获得了博士学位。这期间,作为一种精神支柱,吴健雄———这位来自江苏的美人给他的爱情力量也是不能等闲视之的。学业的优秀加上人品的出众,终于使这位才貌超群的东方美人与他这位穷光蛋于1942年5月30日在密立肯院长家中举行了婚礼。

  1942年,二次大战进入激烈的对峙阶段,美国作为同盟国参战。有着丰厚物理学素养和丰富无线电实践经验的袁家骝受命到美国RCA公司从事国防军事设施连波雷达的研制工作。这种雷达的研制成功使飞机的飞行高度及飞机间的距离可以自动控制。战后被应用于民间,大大增强了民航飞机与轮船的安全系数。

  二战结束后,袁家骝先后在美国国家科学实验室和普林斯顿大学长期从事基础物理研究,并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在“中子的来源”,“高能质子加速器”,“共振物理学”等领域,都有新发现和新成就。这都是袁家骝与合作者们智慧的结晶。

  由于这些突出成就与贡献,1959年以来,他曾获全美华人协会杰出成就奖,驻美工程师协会科学成就奖。他曾受邀担任欧洲、法国、苏联等许多国家和地区的核物理、高能物理研究机构与大学的访问教授,他先后被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东南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十余所大学聘为名誉教授。

  1981年,双双身为台湾中研院院士的袁家骝和吴健雄向台湾提出筹建第三代同步辐射加速器的建议。这种加速器被广泛应用到各种科研领域,对科学和技术有极大价值,被称为“科学神灯”。从1981年起的12年间,在他们夫妻的全程参与下,同步辐射加速器于1993年10月16日正式启用。这一成果使中国人在这一领域取得了与美国、欧洲在世界鼎足而立,在亚洲第一的地位。在这期间,他们频繁往来于大陆与台湾之间,关怀着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和合肥同步辐射加速器的研制计划,并促成了南京大学等4所高校的学者赴台进行同步辐射加速器的研制与使用的学术交流与访问。可以说,海峡两岸的高能物理研制成果处处凝结着他们的智慧和心血。

  解放后,袁先生多次来天津,对天津的发展,特别是高科技的发展给予特别的关注。不论远在美国,还是在世界各地奔波,他时时刻刻关心天津。袁世凯的后人在天津有100多人,只要与袁先生有联系,袁先生都要兴致极高地详细询问天津的情况。袁先生对天津的感情不仅仅因为他曾在这里度过难忘的岁月,更由于改革开放以后,天津所发生的巨大变化给他带来的喜悦。2000年为筹备天津市海外交流协会第三届会议,海协的工作人员给在美国的袁先生发去信函,希望聘请他为天津海协的顾问,袁先生接到信函后,立即回复同意。2001年6月,袁先生在接近90高龄的时候又一次踏上他思恋的天津,他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一路上兴致勃勃,好像年轻了许多。后来在谈到这时的心情时,他说:“这次到天津,一踏上天津这片热土,就感到一种蓬勃向上、欣欣向荣的景象。从机场到市区,绿草成茵,鲜花盛开,与宽阔的公路、漂亮的高楼大厦交相辉映,洋溢着现代化大都市的勃勃生机。我为天津的发展和变化感到由衷的高兴。”在天津的日子里,袁先生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天津市容,并与市有关方面的领导会面,就天津经济和科技教育发展,提出了建议。特别令袁先生高兴的是,他住进了利顺德大饭店,因为他又可以与他童年就相依为伴的海河朝夕相处了。每天晚上,他都要站在窗前,凝望着在夜色中泛着粼粼波光的海河。他对工作人员说,天津是我的第二故乡,海河是天津的母亲河,我想,海河一定会越来越美。时间仅仅过了不到两年,海河真的要大变样了,天津人民正以高昂的热情和干劲,投入到让海河越变越美,让它成为世界名河的巨大工程中。袁先生对第二故乡的赤子之情,天津人民将永远铭记。袁先生对天津的美好祝愿,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变成现实。袁先生理应含笑九泉。

编辑:www.90011.com 本文来源:袁家骝心中的热土